欢迎光临成都时报!

今天是 2024年07月20日 星期六

关注社会热点

一起实现我们的中国梦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一部剧捧红的演员,为什么她的路越走越窄?



角色烙印过深,对演员来说既是幸运也是不幸:一方面,角色的塑造成功提升了演员的国民度,能够迅速破圈;另一方面,它也容易限制演员的上升空间,使演员的形象标签化。

作者|夏尔

编辑|孤鸽

很多人还记得2007年播出的现象级热剧《奋斗》,像是一场青春特供的白日梦,将年轻人的迷惘与奋斗搬上了荧屏。剧中的六位主角个性鲜明,做派狂放,至今仍被人乐道。

饰演他们的演员,也因角色而走红。王珞丹、文章、朱雨辰凭这部剧崭露头角,已有知名度的佟大为、马伊琍、李小璐,也因这部剧变得更火。

如今,剧外的他们经各自“奋斗”,早已走上了不同的人生轨迹:有人作品稳定输出成为“业界脊梁”,有人飞升一线后渐渐沉寂,也有人丑闻曝光后再难翻身。


《奋斗》中的六位主角

最近半年,他们之中还在“营业”的艺人,有了一次罕见的集体爆发。

马伊琍主演的《繁花》《我的阿勒泰》先后播出,口碑不俗;佟大为因参演《玫瑰的故事》引爆话题,拿捏住了中年男星的生活流赛道;王珞丹则出演了《朱同在三年级丢失了超能力》《云边有个小卖部》两部电影和电视剧《海天雄鹰》,频繁刷脸。

相比之下,王珞丹虽作品多,但都不够大爆,显得“雷声大雨点小”。事实上,她的发展轨迹也代表了一类普遍存在的演员群体——红着红着就有些“糊了”。

深入了解后,你会发现,她特别像电影《甲方乙方》里徐帆饰演的那个女明星,红的时候烦恼太红了,想退圈,“糊”的时候又想翻红。对照王珞丹的经历,我们也能看到内地女演员的某些“生存困境”。

《奋斗》的烙印

对演员们来说,出演《奋斗》这部剧,是一次难得的表演经历。而这部剧,也深深烙印在了他们身上。

打开微博,很多人的自我介绍,至今仍与《奋斗》相关。王珞丹的介绍是“演员,电视剧《奋斗》中饰演米莱”;马伊琍是“演员,电视剧《奋斗》中饰演夏琳”;文章是“演员文章,出演电视剧《奋斗》”;朱雨辰是“演员,《奋斗》中华子的饰演者”。


王珞丹的微博介绍

《奋斗》到底是一部怎样的电视剧,凭什么给演员们打上如此深的烙印?这需要放到时代中去考量。

该剧由京派作家石康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来,是赵宝刚导演的“青春三部曲”的第一部,其他两部分别是《我的青春谁做主》和《北京青年》。

《奋斗》问世前,国内的青春剧正处于单一的创作模式中。当时流行的青春剧,要么是台湾偶像剧,要么是仿照韩剧、台偶拍摄而成的《红苹果乐园》《星梦缘》,缺少真正关照年轻人精神状态、反映现状的影视作品。

而《奋斗》刚好填补了这一空白,拍出了年轻人敢爱敢恨的热烈情感。更难得的,是它还有着浓烈的理想主义内核表达,剧中建造的那座“心碎乌托邦”loft,一度让年轻人心向往之。


“心碎乌托邦”建立

更吸引人的,是剧中的六位主角:才华斐然的陆涛、独立倔强的夏琳、为爱痴狂的米莱、知足常乐的向南、刁蛮娇憨的杨晓芸和百折不挠的华子。他们的存在,正代表了无数个在时代中“折腾”的80后、90后青年。

以至于,从这部剧走出的很多位演员,之后接洽的角色,都延续了剧中的性格特征。其中,最明显的就是王珞丹和文章,王珞丹的“小妞路线”和文章的“小男人路线”,便是由那时建立起来的。因戏路定位鲜明,这两人也成了同剧组飞升最快的两位演员。

剧中,王珞丹饰演的米莱,是“北京小妞”的典型代表,这是一个拧巴的角色。她有细腻的一面,即便遭遇“渣男劈腿闺蜜”,仍困窘着不愿走出情感泥潭,她也有局气的一面,对朋友出手大方。

王珞丹上一个具有讨论度的角色,是2021年《南辕北辙》中的尤珊珊。在尤珊珊身上,我们依稀能看到米莱的影子——拉着几个闺蜜攒了间餐厅,不图挣钱,只图朋友吃饭聚会方便,像个乐善好施的散财童子。以至于有观众感叹,王珞丹出走多年,归来仍是“北京小妞”。


《南辕北辙》中的王珞丹

就性格来说,王珞丹与米莱有着很高的适配度,她们都会积极争取自己喜欢的东西。出演《奋斗》时,导演分给王珞丹的是另一个角色,但她主动请缨,要求饰演米莱。而在剧中,米莱会偷窥陆涛的生活,在夏琳出差后趁虚而入,“偷”走一个早上。

米莱之于王珞丹的演艺生涯,的确有着不可撼动的位置。她自己也承认,“大家对我最开始的认知就来源于米莱,这也是我喜欢并认可的一个角色。”

角色烙印过深,对演员来说既是幸运也是不幸:一方面,角色的塑造成功提升了演员的国民度,能够迅速破圈;另一方面,它也容易限制演员的上升空间,使演员的形象标签化。多年来,王珞丹没能再出现更多代表角色,几乎在原点徘徊,正是这种困境的体现。

高光的消散

17年过去,《奋斗》中的六位主演,无意间被“分割”成了三个梯队:

第一梯队,是还在活跃着的马伊琍、佟大为,主演的作品仍颇具讨论度;第二梯队,是多以配角出镜的王珞丹、朱雨辰,曝光度今非昔比;第三梯队,是因丑闻沦为娱乐圈边缘人的文章、李小璐,他们一个转身话剧舞台,一个成为网红带货直播。

红与不红,能红多久,是时也命也,也是市场选择后的结果。

六人之中,王珞丹的“跌落”看似原因不明,实则有迹可循,与赛道拥挤、“小妞”人设没落有关,也与她的性格、演技紧密相关。

王珞丹爆火过,这点毋庸置疑。演完《奋斗》后,她又出演了赵宝刚导演的《我的青春谁做主》,饰演女二号钱小样,一个单纯鲁莽的率直女孩。和米莱一样,钱小样也是个人设出彩、个性张扬的鲜活人物。凭借这两个角色,王珞丹出尽风头,甚至盖过了这两部剧里番位更高的马伊琍和赵子琪。


《我的青春谁做主》中的王珞丹

2007年到2009年这三年,属于王珞丹的黄金时代。期间,她不但一炮而红,而且还“插上翅膀”,成为第三位金鹰女神(前两位分别是刘亦菲和李小璐),并与杨幂、刘亦菲、黄圣依并称内娱“四小花旦”。

彼时,很少有人能预料到,这样一位势头高昂的女星,会那么快就黯淡下去。

赵宝刚曾这样评价王珞丹,“她是一个用个性取胜的演员,她演过的角色应该是别人无法替代的,没法再去演。”而王珞丹在这时候的接戏,却偏偏“步人后尘”。

2010年,徐静蕾执导和主演的电影《杜拉拉升职记》大火,而王珞丹主演了剧版,同期播出,反响不如电影;随后,周冬雨演的电影《山楂树之恋》火了,王珞丹又演了剧版的静秋。这种接戏方式看起来是紧跟热度,实则却并不讨好,因为观众有先入为主心理,很难超越。

如今,大家提起这两部作品,会认为是徐静蕾和周冬雨的代表作,而没人想到王珞丹。可以说,这时候的她就已显出了颓势。


王珞丹版静秋

在竞争激烈的演艺圈,没有“非谁不可”,后来者拔地而起,前人稍不留意就会失去领地。赵宝刚导演就曾毫不讳言地公开表示,女演员白百何对王珞丹是一种威胁。他执导的《家的N次方》就找了白百何主演,2011年播出,是当年的爆款剧。

而王珞丹似乎没有意识到危机,2011年的她选择了“落跑”,年初只在春晚露了个脸,就匆忙飞去了美国,开启了长达八个月的度假模式,到纽约看展、逛街、结识陌生人……而这一年,白百何主演的《失恋33天》以小博大,总票房3.5亿元,成为当年的话题之作。

或许是想突破角色定位,此后的王珞丹选择了离开自己的现代都市角色舒适区,进入了古装剧领域,这便是2014年播出的《卫子夫》,她饰演大女主卫子夫。

但这个角色也已经有过两个经典版本,分别是王灵版(《大汉天子》)和宁静版(《大汉天子2)。前两版从妆造到人设,都重在突出角色的温婉聪慧,而《卫子夫》却走浮夸路线,妆造选用了鲜艳的阿宝色,人设甫以玛丽苏剧情。

再加上王珞丹的气质偏新潮,不够古典,肤色略显暗沉,也不适宜古装,撑不起端庄大气的汉代美女形象,该剧豆瓣仅5.9分,有网友评价:“整体算及格,王珞丹的卫子夫真的不好看。”


《卫子夫》中的王珞丹

可以说,《卫子夫》是王珞丹演艺事业上的滑铁卢,这是她出演的第一部古装剧,也是她出演的唯一的一部古装剧。

在靠作品说话的行业,一个角色能让演员一举走红,也能让一个演员好感尽失。或许,正是从《卫子夫》开始,观众之前对王珞丹建立的热情开始走向了消散。

追不上变化

王珞丹属于很“吃”角色的那类演员。如果角色弧光强,性格与她相近,行为逻辑能说服她,她就能演得很好。早年间的米莱、钱小样,便都属于这类角色。

但她很难咂摸出角色的深度。比如,电影《烈日灼心》里伊谷夏这个角色,就让她非常挫败。这个角色是电影中为数不多的女性角色,在男人戏中本身就存在感不强,加之她演的浮躁,经常咋咋呼呼,就显得与片子的整体气质格格不入。

实际上,在创作过程中,导演曾期待她为角色予以更多的表达,她原本尝试将过去的经验全部打碎,靠纯感受进入角色,但她发现自己什么都感受不到。每拍完一场戏,她都会在心里默念一句“我靠,完了”。以至于到了杀青那天,她抱着导演哭了很久。


《烈日灼心》中的王珞丹

王珞丹是个性情真诚直率的人,她觉得自己在《烈日灼心》的表演不好,拖了后腿,在首映发布会上甚至对媒体说“我演的是最差的,想起来就想哭”。

感受不到角色,带来的最大问题就是“平淡”,寡淡无味。王珞丹饰演的不少角色,都存在这个问题,在说台词时表情不够细腻。比如2017年播出的电视剧《急诊科医生》里,即便演的是火急火燎的急救戏,可她的台词观感却不够紧迫。

不过,这种“平淡”有时也会成为优点。在韩寒导演的电影《后会无期》里,她饰演的“风尘女子”苏米,风尘中带点文艺、慵懒中带些性感,就让人眼前一亮。只可惜,这种与她“平淡”表演方式相契合的角色,并不多见。


《后会无期》中的王珞丹

演员的发展还与行业潮流的变迁紧密相关。2011年《甄嬛传》开播后,“大女主”时代正式来临,“小妞”作品辉煌不再,像王珞丹这类都市气质明显的女演员,前路也就变得狭窄。

其实她也有过很多尝试,但碍于作品成色、市场反馈等多方面的原因,未再翻红。

比如,在电影《被光抓走的人》里,她饰演一个被劈腿的公职人员,原本与老公约好去办离婚手续,结果老公“被光抓走”,她决定与“小三”联合起来探寻真相。王珞丹在片中有一段江边恸哭的独角戏,将人物对丈夫、对生活、对自己的复杂情绪宣泄而出,算是她近年来少有的“表演高光”。但该片票房失利,不达预期,未能获得普遍认可。


《被光抓走的人》中的王珞丹

难为一番折腾,却腾不起太大的水花。2020年8月8日,她发出后秒删的一条微博,暴露了自己的内心:“不想当什么好演员了,太累了,就想红。谁知道有什么翻红的办法,还得有尊严地红的方法,跟我说说。”

2021年,她再次和“京派”导演合作,出演了冯小刚的首部网剧《北辙南辕》,看似是回到了自己的舒适圈,没想到该剧播出后因为剧情悬浮等问题遭到群嘲,豆瓣仅5.0分。曾经的国民导演冯小刚也遭遇事业滑铁卢,可见时代风潮的变化之快。

如今,王珞丹在影视作品里多以配角形象出现:在电影《朱同在三年级丢失了超能力》里客串饰演一位老师,在男人群戏《海天雄鹰》里给一群老爷们作配,在5.2分的《云边有个小卖部》里饰演被弟弟吸血的苦情姐姐……其角色戏份、戏剧张力和可塑性,都已是今非昔比。

演员本就是被动的,而女演员随着年龄的增长,选择余地更少。王珞丹已算幸运,能抓住自己的黄金时代,奉献过一两个深入人心的角色,并将影响一路持续至今。

愿她能重整旗鼓,拿出年轻时的拼劲儿,不要让自己的职业生涯“一路下沉”。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成都时报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我要收藏
0个赞
转发到:
推荐阅读
腾讯云秒杀
阿里云服务器

Copyright 2003-2024 by 成都时报 chd.hzzixun.cn All Right Reserved.   版权所有

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| 网站所有内容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联系我们删除。